計世網

數十億元消費券在路上 數字平臺能發揮哪些作用
作者:段久惠 | 來源:證券時報
2020-03-26
消費券,顧名思義,可簡單理解為政府提供的消費補貼。它作為一種一次性或者暫時性的收入,往往被用來作為刺激消費的工具。

 

被視為“全民紅包”的消費券火了。3月24日,廣西宣布將通過支付寶發放數億元消費券,定向鼓勵本地消費者、扶持30萬廣西商家。而連日來,已經有江蘇南京、安徽合肥、浙江省、山東濟南等多地先后宣布發放居民消費券,合計規模已近15億元。

消費券,顧名思義,可簡單理解為政府提供的消費補貼。它作為一種一次性或者暫時性的收入,往往被用來作為刺激消費的工具,歐洲、日本,以及中國澳門、臺灣地區都曾采用過這種方式,而在2009年,我國也有多個省會城市如杭州、成都等面向市民發放了數億元的消費券,效果立竿見影,彼時的杭州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在當年3月見底后,迅速反彈,且遠超全國速度。

這次的消費券面向場景以文旅消費用途為主,一來五一長假將至,此類消費券可疊加假期效應,二來旅游、餐飲在這次疫情中受沖擊較大,消費券定向投放有利于行業景氣恢復,比如山東濟南2000萬元文旅消費券、浙江省總價10億元文旅消費券等。相比之下,江蘇南京近日發放的3.18億元消費券涵蓋了餐飲、體育、圖書、鄉村旅游、信息、困難群眾及工會會員消費券等7大類,種類較為豐富。

毋庸置疑,相比財政投資重大項目一般需要3個月或至少半年才能見效,發放消費券是擴大內需最直接的方式。但長期以來,專家學者對通過發放消費券的方式來擴大內需也持有不同的看法,其中一個重要的爭議焦點,即用全民財政“買單”發放定向消費補貼,怎么發才能確保公平?比如,誰可以領到這些券、哪些商家可以準入滿足用券交易。

不同于10年前,多地數十億元消費券發放方式和居民領取方式正在發生新變化,或者正破解上述問題。來看看南京的做法,在3月15日至22日,南京市民通過APP“我的南京”進行線上登記預約,隨后在為期一周的時間里進行三輪搖號,共計搖出67萬筆消費券,發放到搖中者的電子賬戶中;民眾自主預約、搖取的方式,也極大提高了消費券的使用率,從當前效果看,南京已經使用的消費券中,餐飲占比超過9成。

數字技術的參與,讓消費券發放的組織發起方式、發放方式、發放對象等多方面實現了突破。記者拿到的一份廣西地區通過支付寶發放數億消費券的招商手冊顯示,阿里生態體已經綜合實現了含消費券發放領取、消費滿減覆蓋、垂直行業細分等全過程的整套方案。比如,用戶登錄支付寶領取了餐飲、購物、公交出行、酒店景區等多方面的滿減消費券之后,可對應在本地生活、旅游(飛豬廣西專場)、電商(天貓/淘寶廣西特色商品專場)等多個場景內使用。此外,面向參與這次消費券折抵活動的商家,支付寶也順勢推廣其刷臉支付、花唄收錢、花唄分期等金融業務。

應該鼓勵的是,數字經濟已經極大改變了日常生活和消費方式,通過技術、和互聯網企業合作等方式,革新財政津貼的發放做法,是順應社會趨勢、便利于民。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消費券被視作“全民紅包”,其普惠性的基礎屬性不容忽視,那么消費券發放過程中能否覆蓋到廣闊的人群,比如領取發放方式的設計是否對老年人、低保等弱勢群體過于復雜,以及如何避免過度商業營銷,都需要考慮。

責任編輯:張旖旎

棋牌游戏为什么提现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