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世網

英偉達鯨吞Arm,中國為什么最應該擔心
作者:唐煜 | 來源:AI財經社
2020-09-15
軟銀的敗筆,英偉達的必爭之物。

 

軟銀的敗筆,英偉達的必爭之物

”對于軟銀來說,這是一筆失敗的投資。”9月14日,一位接近Arm的資深人士對AI財經社說。

今日一早,芯片行業有史以來最大的收購案即將誕生。英偉達發布聲明表示,將斥資400億美元收購Arm,包括215億美元的股票、120億美元現金,其中包括簽約時即刻支付的20億美元。而如果Arm未來業績達到特定目標,軟銀還可能獲得額外的50億美元現金或股票。此外,Arm員工還將獲得15億美元的英偉達股票。交易完成后,軟銀預計將保留Arm不到10%的股份。

雖然四年前,軟銀以320億美元入手Arm,如今又以400億美元出售,看似賺了25%。但這位人士分析:“考慮到交易成本,包括律師費、貸款利息等,四年只賺25%是虧本的生意。”他進而打比方稱,如果軟銀當初拿320億美元,一半買英偉達股票,一半買蘋果股票,四年下來也比買Arm賺的要多。”

軟銀這次是不得不賣。因為之前投資失敗,軟銀急需資金回血。此外,Arm這四年的增長速度,令孫正義感到失望。

英偉達為何需要Arm?一位接近英偉達的行業資深人士告訴AI財經社:“為了補齊CPU。”在未來的計算世界里,CPU是基座,GPU是加速,Infiniband是高速互聯。想要在未來計算占據主流位置,必須是上述技術的“三項全能。”

目前,英特爾和AMD都兼具CPU、GPU和高速互聯,唯有英偉達缺了CPU。前述人士表示,美國當下的兩臺超算,采用的是IBM Power+英偉達GPU。但下一代美國E級超算,英偉達一臺都沒拿到。拿到訂單的是“三項全能”的Intel和AMD,其中Intel拿到一臺,AMD拿到兩臺。

E級超算是指每秒可進行百億次數學運算的超級計算機,被認為是超算“下一頂皇冠”。2019年3月,美國開始建設第一臺E級超算,英特爾擊敗英偉達成為處理器供應商。

“CPU是英偉達的心頭之恨。”接近英偉達的資深人士說,因此,英偉達對Arm志在必得。

如果英偉達能夠買下Arm,就意味著“從移動、邊緣再到數據中心,英偉達將成為真正的全棧計算廠了。”

實際上,英偉達也一直在補齊這三項全能。今年4月,在獲得中國政府批準后,英偉達宣布完成對以色列芯片制造商邁絡思(Mellanox Technologies)高達70億美元收購。Mellanox占據了70%高性能計算的InfiniBand市場,是該領域絕對的老大。

一位前英偉達人士對AI財經社透露,當時談判桌上不止英偉達,還有英特爾等公司,黃仁勛是最有誠意和魄力的那個,沒有用股權而是直接打了70億美元現金過去。那段時間英偉達市值狂跌,之前盲目造了很多芯片,導致幾個季度都清不了庫存,70億美元幾乎是當時公司賬上所有的現金。這一大膽決定當時在公司內部引發了比較大的爭議。

幸好黃仁勛最后賭對了。最新的季度財報,英偉達的數據中心業務首次超過傳統游戲業務,其中Mellanox貢獻了約14%的總收入和超過30%的數據中心收入。全球超算 TOP500 中,前10名中有8家用的都是英偉達的GPU。如果再能擁有Arm,英偉達可以說是所向披靡了。

“將英偉達的AI技術能力和Arm CPU的廣闊生態系統結合起來,我們可以將計算從云、智能手機、PC、自動駕駛和機器人技術推進到邊緣物聯網,并將AI計算擴展到全球每一個角落。“英偉達創始人兼CEO黃仁勛說。

2016年,英偉達市值曾與Arm相當,但是四年后,這家GPU巨頭市值已經不斷飆升,今年7月,英偉達市值剛超過英特爾,2個月后已經是英特爾的1.5倍,目前市值已經達到到3002億美元。手頭有錢,正是買買買的好時候。

這樁交易發生在恰好的時間點上

這樣一個有史以來的大交易,可以說是發生在恰好的時間點上。一個急于買,一個又急于脫手。

2016年,因為看好物聯網行業概念,軟銀以320億美元收購Arm,并計劃讓這家公司在2023年重新上市。“我把Arm視為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易。”孫正義當時說。當時市場上的論調是,全球將進入物物相連的時代。

Arm是全球最大的IP技術授權廠商,提供芯片搭建過程中所需的“核心組件”。由于Arm架構的低功耗優勢,其在移動設備上占據絕對壟斷地位。我們每天用的手機中,大腦都來自Arm。華為的麒麟芯片、高通的驍龍芯片,都基于Arm設計。按照軟銀之前的數據,Arm在智能手機上的份額大于99%、車載信息設備大于95%、可穿戴設備大于90%。

然而過去四年,Arm并不如孫正義想象中那么賺錢。軟銀集團財報披露,Arm在2017年-2019年的營收分別為18.31億美元、18.36億美元和18.98億美元,增長微乎其微。

Arm收入包括前期授權費(license)和版稅(royalty),其中版稅是按照使用Arm的芯片的出貨量,按比例抽成。

有行業人士給AI財經社算了一筆賬,去年全球賣出了6.4億個使用Arm 的CPU,平均一個CPU向Arm交16美分版稅。如果不考慮上市和出售,軟銀當年掏的320億美元,估計要60-100年才能收回來。

而且,隨著全球智能手機銷量增長放緩,Arm主營業務的增長出現下降。而Arm在新興汽車及物聯網市場上研發投入過高,還導致其利潤率下降。

軟銀也許嫌棄Arm的商業模式來錢太慢,曾提出要求,讓Arm將未來的版稅費用翻四倍,否則就提高授權費用。但Arm的客戶對此強烈反對。

Arm慢于預期的速度,磨光了軟銀及其股東的耐心。由于前期Uber和Wework的投資滑鐵盧,軟銀在今年首次出現了虧損。為了給股東一個交代,孫正義正在靠瘋狂甩賣資產回血。

此外,Arm中國今年也發生變故,讓孫正義在Arm的這樁買賣雪上加霜。2018年Arm中國成立時,本來已經制定了2021年底在中國上市的目標。

根據當時曝光的融資路演PPT,2022年孫正義投資退出時,即便是保守100倍PE估值,投資收益率也高達867%。但沒想到,幾年后Arm中國卻發生了意外,其CEO吳雄昂想要自立門戶,在今年上半年上演了Arm中國換帥門、公章門事件。

AI財經社從知情人士處得知,吳雄昂可能將于9月底正式離開Arm中國。這段風波也將告一段落。

而此次英偉達樂意花大價錢收購Arm,還有一個關鍵的因素,是Arm芯片在數據中心市場的崛起,配合了英偉達的愿景。

此前多年,英特爾x86架構馳騁全球90%以上服務器市場和云計算市場,雖然高通、Facebook等巨頭開發基于Arm的服務器芯片,但最后不是團隊解散,就是沒有取得大突破,導致Arm仍然在手機市場打轉。但如今,華為在2019年發布了基于Arm的服務器芯片鯤鵬920,國產芯片公司飛騰也推出了基于Arm的服務器芯片,全球云計算老大亞馬遜也發布了基于Arm架構的Graviton2服務器芯片......一直強攻服務器、云計算市場而不得的Arm,已經取得突破性進展。

英偉達此時收購,也是乘上了風口,順勢而為。

黃仁勛在今早提到,英偉達可能自己推出基于Arm的服務器芯片。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收購并不包含原來Arm旗下的物聯網業務。今年7月,Arm進行重組,旗下兩大物聯網服務業務(IoT平臺和Treasure Data)轉移到軟銀集團的其他公司。

業內分析,Arm在最近幾年才進入物聯網等領域,步入正規還需要時間。一位行業人士指出,這并不屬于Arm的硬核業務,也與英偉達的產品線南轅北轍,所以并沒入黃仁勛的法眼。而且,剝離出去,可以避免和當初320億美元的直接收購價做對標。

制約中國的另一張牌

不過,讓外界擔心的是,Arm本是一個中立的芯片企業,一旦被英偉達收入囊中,怎么能保持其中立性?特別是變成一家美國公司后,原本是英國國籍的Arm,是否會成為美國制約中國的下一張牌?

對于前者,Arm的聯合創始人赫爾曼·豪瑟(Hermann Hauser)曾公開反對將Arm出售給英偉達,稱這對Arm而言是一場“災難”。“如果它成為英偉達的一部分,很多授權公司都是英偉達的競爭對手,顯然他們會尋找Arm的替代產品。”他更希望看到Arm在倫敦或者紐交所上市。

“英偉達正在為這項收購花費大量資金,沒有理由做任何會損失客戶的事情。”黃仁勛本人一再保證,他喜歡Arm的商業模式,并希望擴大其廣泛的客戶群體。在公告中,英偉達也承諾Arm將繼續運營其開放許可模式,同時保持全球客戶中立性,稱這是其成功的基礎。

但接近Arm的資深人士認為,如何對Arm的其他客戶,比如高通、三星保持中立性是一個挑戰?,F在只是許諾,是不是可以做到,還需要時間。

此外,華為在中美貿易戰中被全面封殺的遭遇,讓這種紙面上的中立性顯得不堪一擊,再漂亮的商業承諾也都存在變數。

“Arm現在無法保持絕對的中立,被美資收購一定只會讓中立性更低,對中國企業確實不算個好消息。“一位前英偉達人士分析。

“如果成交了,對中國總的而言弊多于利。”一位國內IP行業人士也對AI財經社表示。

不過,這場交易能否順利走到終點,還需要經過中國、美國、歐盟和英國的批準,預計監管審批可能需要 18 個月的時間。

英國工黨之前明確提出反對,認為Arm收購案可能導致英國最具創新力之一的科技企業被海外資本掠奪,工作崗位流失。“科技領域的一個發展趨勢就是寡頭控制,政府必須對此更加警惕。”英國工黨領袖愛德華·米利班德(Ed Miliband)表示。

為表誠意,英偉達承諾會保留Arm的品牌名稱,并擴張其英國總部,允許Arm繼續在英國進行知識產權注冊服務。不知這些條件能否贏得英國政府的芳心。

此外,在中國這個全球最重要的Arm芯片市場,Arm的客戶們更有理由擔心。

在Arm之前,2018年高通曾計劃以440億美元收購恩智浦,結果被中國否決。高通最后只能支付恩智浦20億美元的分手費。

“當初英偉達收購Mellanox時,也是花了一年多才獲得中國的許可。“前述人士表示,“我猜英偉達就是在賭局勢會不會更緊張,可以一年內搞定英國、美國和歐盟另外三方的許可,等最后局勢穩定了再去走中國流程。”

針對中國的情況,黃仁勛表示,對于得到中國監管機構批準有信心,也有辦法解決中國合資企業的管理問題,情況“在控制之中”。

文| AI財經社 唐煜

編| 趙艷秋

責任編輯:郭思岐

棋牌游戏为什么提现不出来 黑龙江22选5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浙江6+1走势图浙江体彩6+1基本走势图彩宝网 二分时时彩预测 股票配资骗局判几年 中国福彩3d先进宝图 代表大盘指数的etf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2百期 券商类股票推荐 甘肃11选5遗漏号码